“我为杨超越花了快10万”_ ###

原标题:“我为杨超越花了快10万”

杨超越

谁的选择?

昨晚,《创造101》收官战结束,11位出道名额公布。

最终女团“火箭少女”成员分别是:孟美岐、吴宣仪、杨超越、段奥娟、Yamy、赖美云、紫宁、Sunnee、李紫婷、傅菁、徐梦洁。

业务能力和所处位置并不匹配的争议选手杨超越(点击查看过往文章《杨超越,火不过三天》),毫无悬念的成为了女团成员之一。

但在决赛现场,杨超越的表现依旧“差点意思”,舞蹈部分的表演更是被观众直指“划水”。

一些未能成功成团的选手粉丝表示:“杨超越占了别人的位置。”

素有娱乐圈纪委书记的王思聪,更是毫不留情的微博上评论:

Ycy(杨超越)的出道是侮辱了其他10个人。侮辱了她们的努力,她们的汗水,她们的业务能力。

但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杨超越的出道的确是“人民的选择”。

按照决赛赛制,决定女团成员去留的,是观众网络点赞数。逼近总决赛的这一周里,网络点赞排名表变成了一天一公布。

因为一句“我是全村的希望”,杨超越的粉丝便用“村民”来称呼自己。

“月芽村”,是村民们的基地。这些天,村民们各司其职,摇旗呐喊的,出钱的,埋头打投的,他们共同的目标,就是提高点赞数。

为了了解“村民们”是如何将杨超越推向现在的位置的,我们采访了其中的几位。

氪金党:我为杨超越花了快十万

苏楠是村里“杨超越减肥俱乐部”的一员,这个组织,活跃在集资氪金的最前线。

他为杨超越——这个三个月前他还不知道名字的女孩,百度图片为什么显示不出来,前前后后花了快10w多。他自嘲自己为标准的“死肥宅”,“粉”上杨超越以前,平时的娱乐活动就是宅在家里打游戏。

作为一名私立医院的康复医生,时间灵活自由,顺带着家里的“接济”,他也有空也有钱去追星。

“从妹妹身上,看到了一个平凡人的真实,懦弱。我们每个人都有那一面的,只是没有人这么承认罢了。”火锅称,自己也算是阅人无数了,“分得清谁是真的,谁是装的”。

“你要是计回报,你就不要追星”火锅坚持这一点,他说因为杨超越自己有了新的动力,“如果要说回报,这就是回报”。

出力党:每天负责10000个赞

“我们的点赞数决定了妹妹(杨超越)能否出道”,凡凡指着其他人的排名说,“他们粉丝很多,路人票也不少,但妹妹不一样,妹妹只有我们这些村民。”

凡凡是一名大二的学生,同时也是打投组的一员。临近期末要应付考试,但在追杨超越这件事上,她却宁愿每天花七八个小时的时间,消化自己给自己定下的10000个赞的任务。

凡凡表示,“自己没有什么钱,但能参与打投,能出点力。”

“前一段时间妹妹被‘全网黑’,似乎黑杨超越是一种‘政治正确’,我们和自己的偶像一起被黑、被嘲。所以,我们更要努力,用票数告诉他们,妹妹就是有被很多人喜欢的能力,她值得高位出道。”

高效自发的“非赢利组织”

集资、打投,在这个节骨眼上,是所有“村民”强调的重点。

打投一般由专门的打投组完成。打投组的工作,是消化所有平台筹集到的人民币,将其转化为实际的点赞数。

一张价值18元的杨超越的定制腾讯视频会员月卡,可以额外给杨超越加赞121票,加上每张卡每天会员可以为同一个选手点的11赞,这比起oppo社区、微博势力榜和腾讯微视一个号每天只能给同一个选手加一个赞要多。

腾讯视频的doki点赞通道是打投的主攻对象。

图依次为腾讯微视、OPPO社区、微博势力榜和腾讯视频doki点赞通道

打投组分工明确,管理员负责日常运营,集资款项有专人记录收支,统一进行账号购买,再分发给打投组里的村民。

每个打投组的大小不同,任务量也不同。大的打投组能达到上千人,小的打投组为几百人。每人每天可以消化掉50到100个账号的点赞量,至少是6600个赞。

打投组内部公告

集资,由杨超越官方后援会和几个大型应援站发起。

除杨超越全国粉丝会外,“杨超越护花基地”和“Moon杨超越梦想数据站”两个站子,义务承担了很多集资打投工作,在“村民”心中,这两个站子很有影响力。

官方筹集到资金,从平台提现后,推举出专门的出纳进行账务管理,出纳个人的身份信息都在官方进行了登记,以方便监督。

款项到账后,一部分钱用来线下应援,一部分用来购买能够有效进行点赞的账号,分发给打投组。

摩点文化众筹平台和owhat粉丝服务平台这两个网站,为集资应援提供相应的服务。所有的公开集资活动,都是在这两个平台上进行的。

截止6月22日12点,摩点网可以搜到累计共21次杨超越众筹应援活动,owhat平台3次。公开的数据里,摩点网筹集到2,263,425.51元,owhat平台累积筹集到777,097.42元,共300万之多,筹资的人次也在1万以上。

扣除3%的平台管理费,这些钱用来买月卡,以及各种微博、短信、微信账号,或者筹备各种线下活动。重中之重,就是6月23号晚上的总决赛出道集赞。

集资活动后,站子都会放出详细的集资明细,付款的村民们可以问询资金流向。

图为杨超越护花基地集资明细截图

站子承诺在总决赛后公布用于为杨超越最终出道的集资明细。负责人称,集资活动监管分离,信息透明,可公开质询。

创始人模式,本身就是一场吸金游戏

《创造101》其他的粉丝,也在氪金集资。对于杨超越村民们300万的集资款来说,并不算多。

图为网传的截止到6月18日,粉丝集资金额排行榜

把最终谁以什么样的位置出道的权利交给观众,以点赞数或投票数决定选手的排名,这样的选秀节目类型,同样是几个月以前大火的《偶像练习生》的模式。

两个节目都催生了粉丝自发的集资刷票行为,前者的粉丝集资买卡点赞,注册各大通道的账号,后者的粉丝疯狂买水,安利打call。

播出平台,爱奇艺和腾讯视频,都不约而同给予了商业资本投票权上的恩惠,比如《创造101》对于OPPO社区和腾讯微视用户的倾斜,比如《偶像练习生》农夫山泉买水送投票码。

资本衡量偶像的价值,从来都不是票数的高低,而是粉丝能带来多少利润。


而把“粉丝出道”权交给观众,这种玩法一开始就是一场吸金的资本游戏。

观众投票决定选手去留的选秀节目,在2018年以前,没有成熟的众筹平台做支撑,也存在着集资行为。

早期《超级女声》、《快乐男声》等节目,粉丝们都通过各种方式给偶像投票。

始于2009年的日本AKB48总选举全称“AKB48单曲选拔总选举”,以粉丝购买CD投票的方式确定成员的人气排名,并以此来决定下一张单曲的录制阵容。

这种人气排名的模式,催生了粉丝自发进行集资,统一买CD投票的行为。每一次总决选,人气选手的集资款项都动辄上千万人民币。

集资也出现过很多监管不到位的问题。在2016年第8届AKB48总决选时,爆出了渡边麻友吧吧主涉嫌“集资诈骗”的新闻,上千万人民币的集资款明细不清。

凡凡坚信杨超越一定会“逆风翻盘,向阳而生”,但她并没有看昨晚的直播。凡凡说,“打投组的工作一直进行到最后一刻,直到关闭投票前我都特别忙,没时间看直播。”

文:《 *** 周刊》新媒体记者杨梦琦